Batis 2018

最爱的镜头产品线,非 Batis 莫属。可惜蔡司对自己的镜头路线图守口如瓶,只能意淫下明年的新镜解个渴了。 Batis 现在有了 18、25、85、135 四个焦段,再长的 200+ 不符合蔡司传统,广角已经打到 18mm,接下来的新镜应该是在 25-85mm 之间了吧,既然蔡司(几乎)明说不会出 35mm,剩下就是 50 焦段了。考虑到 FE 55/1.8 神作在先,也许放在 45mm 会是个更好的甜点。 说到 35mm,其实 FE 口的 35mm 是有明显空档的——一只体积有节制画质优良的大光圈。现在的 FE 35/1.4…

漆一张桌子

漆这张桌子其实没有用油漆,用的是木蜡油。主要是想完全覆盖掉木头的本色,又希望透出来木材的气孔和纹理,顺便么,健康点也是极好的。 板材是北美红橡木,纹理粗,气孔大,嗯哼。送货的师傅跟我一起两个人卸货,我说里面是个桌面板,师傅经验丰富地说:是复合板吧,这么沉。我心中一得意,实木的,红橡木 😝 在吴老师的帮助下收拾好阳台,架起桌面,开工打磨。板材出厂大约是 400 目,打磨到 800 目,没有磨得太光以免影响木蜡油浸入木材纹理。 覆盖色油和黑色色浆按 8:1 搅拌好之后开始上油。第一遍涂刷一定要尽量薄,拼命薄,越薄越好,刚刚好够抹匀即可。涂多了会渗出小油滴,小油滴会把木材气孔封死,后面刷的就很难再渗进去了。 晾干的过程中(大约刷完半小时后)会出现一些小油滴,这时候拿干布擦掉(务必要用不掉毛的)第一遍就算完成了。 第二天起来看,基本干透,黑中透着微微的木色。 木蜡油干透之后哑光的样子,其实是有点粗糙的,…

Console.js: 彩蛋和作弊码

玩 FPS 游戏的,不论你是 CS/Quake/UT 哪派玩家,都知道游戏里有这么个东西,按 ~ 键呼出控制台,输入 blahblahblah 命令,可以控制游戏里的各种“高阶”设定,自杀踢人弹药全满,居家旅行必备良药。 Console.js 就是用来做这个控制台的。在浏览器里加载了 Console.js 并且: const cnsl = new Console({ hotkey: 192 }) cnsl.register('addbots', addBots) cnsl.register('god', godMode) function addBots(num) { // TODO: Add some bots. // Then tell player:…

Welcome home, A7

A7 到手,全画幅的愿望圆满了。 起源其实是为了 Batis,能自动对焦的蔡司头!本来想给 D7100 配个 Milvus,纠结了许久还是没能攒够勇气接受手动头,身为抓拍党有个自动对焦比较安心。然后就发现了 Batis,简直美呆!Pure。镜身上干干净净完全无刻印,它看上去不像镜头,像个镜头的遮光罩。 从此入了大法门。 如果除了 Batis 再列一个拜大法教的原因,那就是这个俗称五轴防抖的大杀器 “SteadyShot INSIDE”: 全幅大底 + 五轴防抖 + 2.0 光圈,我感觉开启了拍照的新篇章——光圈终于可以凭心情设置了。用着 D7100 + 16-35 F/4 的时候,为了保证进光量基本上常年都把光圈放在 F4,不然就得调高 ISO,捉襟见肘。 但是也不得不说,A7 在我用过的相机里握持感最差。最早一台 GRD II…

迭代诅咒

软件行业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,它能以持续迭代的方式进化。别的行业,一件作品完成就结束了,而软件行业可以不断更新版本,一直进化下去。 迭代魔法 迭代这个名词于数学概念: 函数迭代的过程,即反复地运用同一函数计算,前一次迭代得到的结果被用于作为下一次迭代的输入。 —— Wikipedia: 迭代 这个概念放在软件工程里就是:在前一阶段开发的成果上继续做进一步开发,得到更高更快更强的产品,如此周而复始。 和瀑布式开发相比,迭代算是个重要进化,一把控制成本和风险的神器。以迭代概念为核心衍生出螺旋式、敏捷软件开发,又创造了 CI、CD[1]、MVP[2]、 等等,把开发过程中的成本和风险压缩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每隔 24 个月,互联网新产品开发成本降低一半,迭代周期降低一半,早死早超生于是风险也降低一半——互联网摩尔定律。 迭代诅咒 如果说这个迭代魔法有什么问题的话,那就是太多的垃圾以它之名诞生。互联网圈现在流行追求“够好”的产品,而“够好”的标准总是被压倒最低——对成本和风险的控制像是毒品,易成瘾且耐受性会不断提高。 我很喜欢电影和游戏行业的规则:如果你做出来一款垃圾,…

Touch Bar vs. Surface Dial

Surface Studio 才发布一天,就被新 MBP 的疯狂吐槽给刷屏淹没了。苹果出手实在毒辣。 知乎上有个问题“如何评价 Touch Bar 和 Surface Dial”,多数回答认为微软比较创新而苹果吃老本。我正好意见相反,在我看来 Surface Dial 的交互才是酷炫有余而生产力方面没什么帮助,Touch Bar 要自然的多,在生产力的提升上也潜力十足。 先说 Surface Dial 微软说 Surface Dial 支持 Surface Book 和 Surface Pro——多支持点设备当然很好,不过我把 Surface Pro 放在桌面上用的体验是:同样的功能,当鼠标、键盘、触摸屏都能完成的时候,首选鼠标,其次键盘,除非刻意想着要用触摸屏。Surface Studio…

噩梦一则:戒不乖两日

漏洞 回到了校园时光。上课的时候,我爬在学校澡堂子房顶上研究它半透明的大圆顶,我一直觉得这部分的结构可疑,有人能从这里偷偷看也不被发现,事实证明我猜的没错。 彼时阳光灿烂,校园空旷,隐隐传来一点遥远的朗读声。懒洋洋地躺在房顶真是再惬意不过,我眯着眼睛寻思刚刚发现的漏洞,忽然看到学校机房的管理员(杰瑞米·雷纳[1] 饰)从远处经过,而且他发现了我。 我赶忙从澡堂子爬下来半层,跳到另一个房顶,藏好钱包和滑板,钻进小树林,拔开腿飞跑。大概逃了一分钟,迎面撞上一个助教,顺利被抓。 押送 被押送到保卫处的时候,我的腰上套着链子,旁边还有另一个可怜孩子连手都锁着,我想我还算是轻的吧,没到锁手的地步。一行有四个教职员押送,把我们俩围在中间,想逃大概很难。不时经过三三两两迎面走来的同学,一开始我还想要不要躲着别露脸,后来想管它呢,不去跟他们目光对视就好。 大家沉默地走着,我想起藏在屋顶的钱包和滑板,唉。虽然没什么机会,但还是想问下:“我的钱包和滑板还放在那边房顶……” “我已经拿回来了,在保卫科。”旁边一个助教打断我说。 监房…

iA Everything

第二次发现 iA Writer,我才终于彻底喜欢上它:原来这就是我一直期待和寻找了这么久的 Markdown 编辑器!所有的细节都恰到好处,一点也不少,一点也不多(这个很重要),刚刚好正是我心中所想的那个模样。 再识 iA Writer 刚用上 Mac 的时候,搞来平台上几乎所有的编辑器体验了一番,从 TextMate、BBEdit、TextWrangler 之类老牌经典到 Chocolat 这种年轻小生,也有 iA Writter、ByWord、Ulysses 这些文艺作品。那时候 Markdown 尚未流行,而我只知道自己想要一个漂亮、飞快、不是用来写代码的文本编辑器。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 Chocolat 和 Ulysses 中间摇摆,Ulysses 满足漂亮,Chocolat 满足飞快。但是总有那么点遗憾,直到后来终于忍不了 Ulysses…

西文字体和排版の启蒙书

如果你对字体和排版有兴趣,就从这三本书开始看起:《西文字体》、《西文字体2》和《西文排版》。我以前买过不少排版设计书,然而直到看过这三本才终于有了入门的感觉。现在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。 一口气推荐三本 《西文字体》 这本书到手很久都没看,最初料想它会是一本需要啃的学术书,直到国庆假期终于凑足了时间拿出来读,未曾想竟然酣畅淋漓,一口气看完整本,连两篇后记都一字不落地看过,仍然意犹未尽。幸好它还有第二本,太开心。 小林章的行文细致温和(译者刘庆功不可没),娓娓道来西文字体的各种知识,从专业术语到细节设计,从历史渊源到使用方法,对于一个字体的爱好者+门外汉来说可算是大开眼界,而整本书的阅读感不紧不慢,全无专业的晦涩和玄虚,有如一次惬意的下午茶,坐着摇椅,在小院子里。 曾经我喜欢在书里做笔记,勾勾画画,在这本书上我发现竟然没有需要做标记的地方。字体知识的繁复细节挺多,需要大量图注,没有精心的编排可以想见会是怎样一团乱麻。一流的排版不只是好看,它有实实在在的用处。 小林章在《西文字体》的最后一章里讲述了自己学习字体的辗转经历,并带着日本学者格外的谦逊说: 一个从未踏出国门一步的日本人,在寄席文字的启发下,突然跑到伦敦迷茫不知所措,又到小印刷所谈天说地,这就是我成为字体设计总监而走过的道路。我觉得,…

来!互相伤害啊!

每次心中扬起这句话,都是在跟恋人/老婆吵架(好吧我已经记不大清跟恋人吵的情况了)。 跟特别亲密的人争吵,生气的峰值会远超其他人,越是亲密峰值越高。一开始只是观点不同要说服对方而已,说着说着就有了情绪,然后都不肯让步,来来回回冲撞到了某个时刻,一个拐点,就变成了不计后果地“来啊,互相伤害吧!”。 我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到了这种“来啊互相伤害”的状态,反正我自己是非常清楚有这么一个拐点,过了那个点,我就开始无节制地释放伤害了:言语的目标不再是为了达成一致,而是每当我承受一点伤害,必要输出两点伤害,不管用什么方式。 在这种糟糕状态下我其实思路很清楚,我讨厌交战,渴望和好,可是一想到主动低声下气去求和却几乎总被抓住弱点继续攻击,我需要抱着极大的耐心一而再再而三地求和,陪到对方发泄完,这个情景只要想一想就怒槽爆满。 谁不是一身骄傲?去做第一个退让的人需要多少勇气?而以求和姿态被继续伤害的感觉——没有比这个更让人瞬间火冒三丈的了。 尚存的一息理智明知不该继续,却又无法收拾。我又怒又憋屈地找胖子抱怨,我说哎哟气死了,胖子说:“最后还是会和好的啊”……当场泪奔,是啊。…